但传统套利空间可能随之被压缩

2021-02-03 03:09

而在娱乐场所方面,《细则》取消了自贸区内对于娱乐场所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允许合资、独资建立娱乐场所,并简化了设立场所的相关考察程序,改由市文广局有关部门自受理之日起20日内做出决定。马泓指出,《细则》进一步细化了实际操作过程和准入门槛,使娱乐领域的外商投资具有可操作性。

4月21日,上海市政府正式公布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文化市场开放项目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细则》)。《细则》包含了游戏机、游艺机销售及服务,演出经纪和娱乐场所三大领域。

鼓励“合并同类项”

目前,我国钢铁行业一直处于低迷态势,国内需求增长缓慢,粗钢产量依旧高企,社会库存仍处高位,钢企利润下滑等现象持续发生,而钢企也深陷产能过剩怪圈,同时,2014年环保整顿又给行业带来重压。但近年来,钢铁电商和出口外贸异军突起,俨然成为了钢铁行业摆脱困局的一个全新途径。

力促“贸易投资便利化”的上海自贸区再度传出利好:对于处于市场前沿的大宗商品来说,将能借自贸区新规东风,开辟行业发展新蓝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首批拿到“通行证”的八家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包括宝钢集团的铁矿石交易中心、上海有色网的有色金属交易中心、迈科金融的有色金融交易中心、北京全国棉花交易市场的棉花交易中心、易贸集团的液化工品交易中心、上海石油交易所的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上海华通铂银交易市场的白银交易中心,以及上海钢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涉及能源化工、农产品、矿产品、有色金融、黑色金属等多个品种。

马泓分析认为,“从细则来看,自贸区是原则上同意外商投资企业直接在自贸区兴办演出经纪公司,为上海市民提供服务。若外资演出经纪机构在上海市区内举办经营性活动的商演,则只需要向市文广局相关部门提出申请即可。这将推动和吸引更多国际性的演出来到上海,助推上海文化产业的发展。”

《细则》规定,外商投资演出经纪机构申请《营业性演出许可证》的,应当提交包括3名以上专职演出经纪人员的资格证书在内的多项材料,演出场所要提供包括演出场所的方位图与内部平面图在内的材料。

昨日(4月2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为推动上海自贸区大宗商品现货市场建设,规范交易活动,保护交易各方的合法权益,加快推进现代流通方式,上海市商务委会同市金融办、自贸区管委会制定了《上海自贸区大宗商品现货市场交易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

而上述《规定》出台,也让近年来一直深陷清理整顿漩涡的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感受到了严冬过后的春意。其中,拟在今年落户上海自贸区的八大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有望率先受益。

《细则》公布后,引发了新一轮市场猜想。机构认为百视通(600637,sh)、歌尔声学(002241,sz)、水晶光电(002273,sz)等上市公司或将受益。对此,易贸资讯宏观分析师马泓表示,“自贸区的文化市场开放,将给这个城市的文化生活带来变化。《细则》的公布有利于传媒娱乐产业发展,并有助于国外传媒娱乐产业投资者向上海汇集。”

规定的出台,被认为是推动上海自贸区大宗商品现货市场建设的重要依据。

中国物产大宗行业首席分析师何鲁平表示,“大宗商品本身具有多样化性质,具有强烈的区域特性,贸易流通环节方式多变,结算模式更显复杂化。这也是政府方相关政策迟迟未能落实的原因之一。”他认为,目前上海自贸区推行的新政策主要以强化市场规划经营,形成一个良性的贸易市场经济循环为主。

易贸资讯宏观分析师马泓指出,《规定》的出台对自贸区建立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商品交易机构和平台而言,具有可操作性,未来将有助于企业减少因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起大落给国内市场带来的风险。对于生产商而言,将增强对原材料价格风险的管理能力;对贸易商而言,贸易品种将增多,但传统套利空间可能随之被压缩。

《规定》所称大宗商品现货市场,是指由买卖双方进行公开的、经常性的或定期性的大宗商品现货交易活动,具有信息、物流等配套服务功能的场所或互联网交易平台。

“对贸易商而言,贸易品种将增多,但传统套利空间可能随之被压缩。对第三方机构而言,第三方平台性企业有望在大宗商品价格风险评估市场上获得充足的发展空间。”马泓指出。

宋广智认为,我国目前在国际大宗商品交易上缺少一个强有力的交易平台,《规定》的出台,可以鼓励国内有实力的企业通过搭建贸易平台,争取大宗商品话语权。

谈及这一利好,马泓认为,“中国游戏市场潜力巨大。2013年全球游戏市场规模约4500亿元(人民币),中国游戏行业的生产总值约1230亿元。此番外资的入驻,将对国内相关企业起到推动作用,百视通已与微软在自贸区内开展合作,预计未来会拉动液晶面板等商品的需求。”

游戏机市场14年后终解禁

如今《细则》的出台落地,意味着娱乐性外资企业在自贸区注册设立的难度将有所降低。此前有多位文化产业界人士指出,从短期看,自贸区的文化服务开放措施为上海及自贸区的演艺娱乐产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具有样板效应;从长远看,不仅会在积累经验的基础上产生广泛的影响力,还将激励全国演艺娱乐产业的繁荣发展。

生意社发布的《2013中国大宗商品交易数据服务及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大宗商品市场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市场定位不明确、法律法规缺失,无法可依、投资建设市场成本较低,投资主体鱼龙混杂、规模小且各自为营缺乏国际竞争、现货企业参与力度仍不够等。

相关链接

自贸区“文化开放”细则落地游戏机市场“松绑”

我国大宗商品现货市场的发展,伴随着争议和质疑,伴随着管制和反管制。而今年央视“315”曝光了国内众多现货白银交易平台黑幕后,更在行业内引起轩然大波。

上海自贸区设立后,市场对于娱乐性外资企业注册设立、游戏主机生产等在内的一系列文化领域政策的放开一直翘首以盼。日前,“文化开放”细则终于靴子落地。

除了游戏游艺市场获得解禁外,《细则》也对外商投资的演出经纪机构、演出场所、娱乐场所等方面做出规定。

由于《规定》没有给出更具体的细则,尤其是在金融支持方面,因此宋广智认为,《规定》可视为一个纲领性的文件,但具体实施还需要进一步论证。

为文化产业带来巨大商机

“自贸区大宗商品现货市场,本质是一个交易平台。它的开放将完善自贸区服务种类。”卓创资讯研究员宋广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指出,目前自贸区的“跨境通”电子商务平台,主要涉及服装、服饰、婴幼儿用品、3c电子产品、化妆品、箱包等六大类热门商品。如果推出此平台,将强化进行“国内大宗商品市场话语权争夺”的试点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热传的游戏禁令有望解除。《细则》规定:上海自贸区允许外资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的生产和销售,但向国内销售的设备不得含有押分、退币、退钢珠等赌博功能,应当具有合法知识产权,有利于传播科学、艺术、人文知识,有益于青少年健康成长。同时,《细则》规定,上海市文广影视局作为审批受理单位,只有通过该局的内容审查,游戏游艺设备才可面向国内市场销售。这意味着被禁14年之久的内地游戏机市场重获解禁。

为防止青少年沉迷游戏,国务院办公厅2000年6月转发了文化部等部门《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意见》规定,“自本意见发布之日起,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生产、销售即行停止。任何企业、个人不得再从事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的生产、销售活动。”

据《每日经济新闻》统计,上海自贸区的相关文化概念股包括:百视通、东方明珠(600832,sh)、新文化(300336,sz)、新华传媒(600825,sh)、姚记扑克(002605,sz)等。

去年9月底,上海自贸区成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规定,通过文化主管部门内容审查的国内游戏游艺设备可面向国外市场销售。今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32项关于上海自贸区外商投资准入的政策改革通知,其中包括游戏机解禁。

八大现货市场有望受益

生意社钢铁分社主编何杭生对记者分析指出,此次自贸区新规的出台,集合了钢铁电商和贸易进出口的双重优势,对我国钢铁行业来说,可谓雪中送炭。有利于钢铁企业做在线交易时,享受到自贸区在税收、金融和资金方面的优惠政策,也缓解了钢企的资金链紧张问题。而由于自贸区的现货平台需集合“交易、托管、清算、仓储”等诸多因素,更是节省了钢材的仓储、物流成本,进而提升了钢铁行业整体利润水平。

此外,外商投资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生产和销售情况、外商投资演出经纪机构、演出场所、娱乐场所的经营活动情况,都将纳入上海文化市场经营主体诚信管理体系。《细则》还特别指出,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投资者和在国外居住的中国公民在自贸区内设立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生产和销售、设立演出经纪机构、演出场所和娱乐场所的,适用本细则。

《规定》提出,交易品种为国内进出口量大的大宗商品、交易价格不含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交收的大宗商品尚未办理进口报关手续、或已完成出口报关手续的大宗商品现货市场应向自贸区管委会提交项目方案,且市场经营者应当具有大宗商品领域行业背景,过往三年经营无违法记录。

记者注意到,《规定》鼓励同类型的交易市场合并设立。

而在马泓看来,《规定》对生产商而言,其对原材料价格风险的管理能力将增强。通过航运和贸易手段提升自贸区在大宗商品现货资源配置上的优势,随着相关配套设施的完善,包括结算、管理、法规体系等,区内设立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平台将成为现实。

同时,何杭生认为,自贸区现货交易平台要求第三方监管和经营者本身不得参与交易,那么就会杜绝价格炒作和虚假成交等因素,对于我国钢铁行业诚信和公平经营具有促进作用。所以,此次《规定》的出台,对于我国钢铁行业来说,实际意义远大于宣传招商的经济意义。

“上海城市文化的特征归结为‘海派’,其实质是商业化的发展模式。当经济发展在文化方面得到激化时,本地经济将得到新的增长动能,本地人的生活方式也将发生并乐于接受新的冲击和变化。”马泓分析指出,自贸区对文化企业的开放,可让更多的大企业大规模地进入,这其间就包括无穷的商机。就相关产业机会而言,上下游纸张、光碟、印刷机械、相关设备的交易,国际艺术品拍卖、展览与广告、教育和培训等各种服务,甚至一些中小文化企业都空间无限。

而上述《细则》的出台,意味着涉及自贸区文化市场相关方案已经完善。此次公布开放的三大领域为:自贸区将允许外资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的生产和销售,通过文化主管部门内容审查的游戏游艺设备可面向国内市场销售;取消外资演出经纪机构的股比限制,允许设立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在上海市行政区域内提供服务;允许设立外商独资的娱乐场所,在自贸试验区内提供服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前自贸区内外资及合资的文化企业数量不多,主要是因为受到相关政策限制。而自贸区建立后,市场加大了对外资企业注册设立、游戏主机生产等一系列文化领域政策放开的预期,并预期该领域有望实行“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