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平虽然在发展

2021-03-24 09:46

可为什么扶贫工作已有18个年头,县里也相当重视,阜平县依然还是贫困县?

这是贫困县自身一个尴尬的矛盾。(来源:法治周末)

贫困县的“帽子”虽不好听,可是戴着这顶“帽子”,得来的实惠却是冷暖自知。

据阜平县扶贫办主任孔金生介绍,阜平县享受的扶贫政策有三部分。第一,来自国家的专项扶贫资金,2011年该项资金就达1133万多元;第二,阜平县贫困村的龙头企业和农户可享受贷款贴息,但贴息的资金同样来自于专项扶贫资金;第三,转移支付。

一方面贫困县不希望摘掉这顶帽子,不摘才能享用国家对贫困县的扶持资金和政策;另一方面希望快速发展,摆脱贫困。

2010年,中央财政综合扶贫投入为1618亿元。这些综合扶贫投入不仅包括专项扶贫资金,还包括水利、交通、电力、教育、卫生、科技、文化、人口和计划生育等各个部门对于贫困地区的资金投入。按照国家规定,各部门对贫困地区要政策适当倾斜。

从县粮食局长调任扶贫办主任不足两年时间,他已充分感觉到这份工作的辛苦。“来之前以为扶贫办的工作应该很轻松,来了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孔金生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三进“国家队”,阜平县对扶贫工作相当重视,甚至由县委书记来主抓扶贫工作。“一切以扶贫工作为中心,各部门相互配合,这几乎是县委领导每次开会强调的重点。”孔金生说。

从2001年至2010年的十年间,阜平县贫困人口从10.84万人下降为4.49万人,人均纯收入由780元增加到2460元,十年间共投入专项扶贫资金12725.4万元,完成174个贫困村的整村推进工作,实施扶贫项目86个。

甜头:更易争取其他利益

(责任编辑:韩茜)

从2011年年底全国扶贫工作会议召开之后,孔金生和同事几乎没有休过周末,一共只有14个人的扶贫办,几乎成了政府大院里最忙碌的一个部门。

孔金生介绍,有了“国家级贫困县”的名头,各县在水利、交通等各个部门争取投入变得名正言顺,而这个资金扶持力度是专项扶贫资金的上十倍。即便如此推算,各行业部门的资金投入可以对贫困县倾斜,但资金多少需要看各县的项目申报情况。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除了扶贫专项资金外,行业性扶贫项目诸如水利、交通、教育、医疗、卫生等项目皆有。但因这些项目主导权分属各个部门,扶贫办的确协调乏力。由于在扶贫攻坚中“各吹各的号”,难以形成合力,大部分贫困村“整村推进”过后依然如故。

扶贫将近二十年,前后的扶贫办主任也换了四届,阜平县作过一次扶贫开发工作的总结。

有的经济收入不好的县,经常一年只发8个月的工资,而国家级贫困县由于有国家政策及资金的扶持,四项基本工资(职务工资,级别工资,工作津贴,生活补贴)是能够保障的。

中央这1618亿元综合扶贫资金是这样分配的:除去222亿元的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有118亿元用于作为支持少数民族地区、边境地区等贫困地区发展的转移支付资金,有619亿元用于支持农村贫困地区发展的农业生产,有566亿元用于支持农村贫困地区改善民生的投入。

县里:扶贫工作为中心

除了对农业的扶持,工资也有保障。

2011年阜平县的财政收入是1.3亿元,而维持整个政府运转需要4亿元,单纯依靠县财政,公务员、事业单位员工工资、公务费用支出可能都拿不出来,这都需要国家财政实行转移支付。

去年年底的会议,国家将2010年的1196元的扶贫标准,调整至2300元。“标准一调,贫困人口的数量也要按照新标准再统计,要根据新的标准和贫困人口数量制定新的发展规划。”孔金生说。

村民印证了这一说法,王正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每次村里要上什么项目都先去找扶贫办,然后扶贫办再和各部门协调,进山的一条公路是2010年修好的,“山高坡陡,花了二三十万元呢,是扶贫办和交通局协助完成的”。

孔金生很忙。

问及这个问题,阜平县扶贫办项目股股长刘彦坤略显尴尬。“这个贫困是相对贫困。阜平虽然在发展,但其他县城也在发展,如果自己的发展速度超越不了其他县城的发展速度,在排名上始终都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