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亚投行中的投票权低于出资比例

2021-01-05 18:12

在博鳌论坛期间,金立群在接受bbc记者采访时否认了“亚投行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工具”的说法。金立群说,按照亚投行的结构设置,中国在亚投行中的投票权低于出资比例。中国拥有30%的票数,但只有26.06%的投票权。

外媒援引欧洲投资银行官员的表态,称该行早就和中国多家银行及亚投行人员有接触,霍耶尔5月份访问北京主要是为出席欧洲投资银行在当地的办公室开幕,也会和中方相关人员会面,讨论未来可能的合作事宜。

另一家区域发展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日前也表达了与亚投行合作的兴趣,并期待为区域发展带来互补共赢效应。该行行长中尾武彦上月底谈及与亚投行合作融资一事时说到:“亚投行希望在今年第二季度批准一个投资项目,现在正以亚开行和亚投行合作融资为前提积极推进”。中尾还表示,如果中期内亚洲的资金需求增加,“今后就必须增资”。

陆慷说,作为设立亚投行的倡议者,中方乐见亚投行发展壮大,为全球经济复苏、促进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实现共同发展发挥更大作用,使更多国家从中受益。

随着各方抓紧与亚投行互动,许多当初对亚投行有所质疑的西方国家开始动摇,可以预计,随着亚洲投资项目的开启,透明、公平的运行机制将展现给世人,更多的合作模式也将接踵而至,为亚投行包容性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林毅夫还指出,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期间创造了大量流动性,可以有条件地向海外实体项目投放,“将流动性化为切实的创造就业和经济增长”。利用这些投资,发展中国家可以推动当地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全面竞争力。另外,投资便利化还能促进拥有外汇储备的发展中国家分散海外投资,对发达国家产业也是利好。

林毅夫表示,美国、欧元区、日本等发达经济体正陷入增长“新平庸”的状况,就业市场待改善,由于它们占据全球经济的比重超过50%,其疲弱也会令发展中国家承受低增长风险。全球当前需要新的想法来引导经济增长。他说,过去经济体之间通过货币贬值促进出口的增长模式已经不适用,现在需要提高竞争力和新的想法来引导经济增长。促进国家间的投资是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有益的方法。

金立群透露,亚投行在努力接纳一些新成员,今年年底之前会有新消息,其中包括一些非主权国家地区,香港在促进亚投行融资等方面可以发挥积极作用。金立群是在回答香港记者提问时作出这一表述的。

他说,中国作为大股东做出的贡献多,责任也大,中国努力同其他股东合作以确保亚投行能够按照高标准运行。至于说亚投行是中国外交工具的说法,他说不能因为美国是世界银行最大的股东,日本是亚洲开放行最大的股东,就说上述机构是美国和日本的工具。

《温哥华太阳报》称,加拿大的对华政策正进行重大调整,去年11月起执政的自由党政府正小心翼翼地改善两国关系,启动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和帮助10万名加拿大学生去中国留学,围绕加中两国自由贸易协定的对话有所增加。

切昆科夫说:“这些项目总共需要约90亿美元的投资,共有19个项目,就项目合作将与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进行沟通。”他还表示,该基金准备提供其中的7亿美元。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合作研究部主任刘英撰文表示,亚投行将为亚洲的基础设施投资缺口提供资金。基础设施的滞后严重制约着经济发展,这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尤为突出,在发达国家也存在基础设施的投资资金缺口。亚洲地区每年的基础设施投资有5000多亿美元的资金缺口,尤其是在遭遇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后,很多国家的财政捉襟见肘,亚投行的开张营业必将有效增加亚洲地区基础设施投资,推动区域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进程。

据他透露,亚投行已有57个成员,目前还有30多个国家正在申请加入。

查克拉巴蒂表示:“新丝绸之路构想与欧开行致力于支援的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各国紧密相连,将与中国企业共同推进投资。”

俄罗斯《独立报》分析称,莫斯科期望在与亚投行的合作中获得西伯利亚和远东道路以及能源项目的建设资金。

欧开行原本以中东欧为中心对经济复兴提供支持。随着上述国家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支援对象扩大至中东、北非、希腊和中亚等基础设施需求旺盛的周边国家。查克拉巴蒂表示,“在提供支持的地区,呼吁亚洲企业前来投资的声音越来越强”,因此该行计划加强与亚洲企业的合作,联手推进投融资。

亚开行以亚洲为中心,开设了29家事务所。中尾强调,通过与当地政府和民众对话将有利于项目成立和环境保护。而亚投行没有这些地区事务所,“所以可以更多地进行互补”。

“我建议,加强如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等组织的作用,推动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新兴投资推动机构的建立,这样才可以促成和加强世界范围内的基础设施投资。”林毅夫说。

亚投行的结构决定了大股东的投票权低于注资比例,而小股东的投票权则高于注资比例。

对于中国近来在欧洲的投资以及未来亚投行的发展,霍耶尔表示,中国政府表示要参与欧盟执委会主席容克提出的投资复苏计划,他对此有很高期待,同时也看到中国很有兴趣投资欧洲。

关于亚开行的增资,中尾提到了提高新兴经济体出资比例的可能性,称“让有能力的国家超额出资也有可能”。由于在国际机构的发言权未反映出实体经济的实力,所以新兴经济体一直要求提高出资比例。但中尾没有明确透露具体的增资时间和规模。

他解释称,投资项目主要是开采领域的基础设施、国际交通走廊、港口与机场建设等。

刘英还称,无论对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亚投行都是多赢选择。对于亚洲发展中国家来说,亚投行将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注入更多资金,有助于加强贸易投资并促进经济持续稳定较快发展。对发达国家而言,亚投行有助于扩大投资需求,拉动其经济复苏。对亚洲及周边地区而言,亚投行则有助于加快和促进互联互通,不断增强亚洲地区国家的自我发展能力,为经济发展注入持久动力;也有利于扩大全球总需求,促进世界经济复苏。

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部长阿列克谢·乌柳卡耶夫曾对媒体表示,2016年二季将开始考虑一批项目,而且首批融资项目中的一个可能会是俄罗斯项目。

“去看亚投行的章程,其实不用担心这点,我们有一个统一的采购条款,会建立一个公平的市场,任何国家的企业都能参与竞标。”金立群说,“亚投行会选价优且服务最好的企业。”

查克拉巴蒂说,仅仅依靠欧开行、亚洲开发银行(adb,亚开行)和世界银行,无法应对亚洲和中东等地庞大的基础设施需求。这显示出积极与亚投行合作的姿态。

欧洲投资银行(eib)总裁霍耶尔日前表示,将于五月访问北京,寻求与亚投行合作的可能性。他表示,欧洲投资银行内部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aiib)有不少讨论,如双方都认为有适合的项目,两大投资银行不排除合作和提供联合融资的可能性。

陆慷在回答相关提问时表示,亚投行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多边开发机构,将按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接纳新成员。《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规定,符合成员资格的国家(或地区)经理事会同意后,可成为亚投行成员。

乌柳卡耶夫说,项目细节暂无定论。“是与道路建设、铁路建设相关的基础设施项目。我们希望涉及的项目不仅仅是我们,而且是中国、欧亚经济共同体都感兴趣的项目。”乌柳卡耶夫进一步明确说。

俄罗斯远东发展基金从事基础设施与新企业的投资,这些项目对地区经济发展具有重大的社会经济效益。

在亚投行筹备期,美国曾劝阻同盟国参与发起亚投行,截至目前美国也未加入亚投行,对于今后美国是否会加入的问题,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说,做是否加入的决定,有的国家决策很快,有的很慢。

不愿具名的官员透露,欧洲投资银行未来可能与亚投行合作的项目包括能源和节能等产业,尤其是在极端气候、污染治理等问题上。

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3月底透露,俄罗斯远东发展基金总经理阿列克谢·切昆科夫向俄新社表示,该基金将向亚投行提出为俄罗斯19个项目进行共同融资,其必要的投资额为90亿美元。

据报道,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部长方慧兰近日表示,哈珀政府拒绝加入亚投行,导致加拿大未能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这是“错失机会”。现在加拿大有可能加入亚投行。

欧洲投资银行是欧盟各会员国共同成立的融资机构,虽为独立机构,但会配合欧盟政策,既为欧盟成员国中可持续发展、具创新特质的中小企业提供融资,也在欧盟以外地区,包括土耳其及非洲等地,有不少投资项目。

金立群还公开表示,不用因为中国是亚投行发起国股东而担心亚投行会偏向帮助中国企业赢得一些合同,帮他们走出去。金立群也笑言,“中国企业很有竞争力。”

前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也建议二十国集团(g20)层面推动国际投资便利的同时发挥亚投行功能,为解决全球面临的增长缓慢难题做出贡献。

金立群说,亚投行的重要决议需要大多数投票通过,也就是需要2/3的成员国,3/4的投票权,75%的投票。而中国的投票权只有26.06%。

东南亚多数国家表示,“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就是亚洲国家加强合作的优选载体。通过在基础设施、工业设备等领域开展产能合作,将让亚洲各国合作共赢,共享融合发展的红利。

“我们有五六千年的历史,很有耐心,不着急,”金立群说,“是否加入看美国的决定,就算不加入,也不代表亚投行是一个中美关系的冲突点,而是一个新的合作平台,我们还有足够多的有美国护照的专业人员在亚投行工作。”

针对加拿大政府官员表示加拿大有可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外交部发言人陆慷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乐见亚投行发展壮大,使更多国家从中受益。

在欧洲和中东展开经济援助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总裁苏玛·查克拉巴蒂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2016年内将与亚投行在中亚推进至少两个基础设施项目的合作融资。

中尾指出,亚投行希望在几个项目上进行合作融资的具体手续。除了亚开行之外,世界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也是亚投行的合作融资候补对象。

亚投行首批项目受全球瞩目的一大原因,是其示范效应,中国和亚洲更广泛的合作机遇将展现在各方面前。在全球经济增长面对“新平庸”之际,如何积极联动跨国投资、推进优质项目对接,是解决增长困境的关键。亚投行此刻正是适时出现的有益平台,为各方未来投资共赢创造了条件。

另一家欧盟层面的银行机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欧开行)也期待在中亚的项目上与亚投行合作。